宗祠楹联
《中国古诗榜趣事》——沈佺期
2015-05-17 11:28:26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400次 评论:0

 

    “诗酬”——沈佺期(“沈、宋”齐名,应酬宫廷诗,点缀升平,七言律诗成熟。) 

    入榜诗篇《酬苏员外味道夏晚寓直省中见赠》:“并命登仙阁,分曹直礼闱。大官供宿膳,侍史护朝衣。卷幔天河入,开窗月露微。小池残暑退,高树早凉归。冠剑无时释,轩车待漏飞。明朝题汉柱,三署有光辉。”

    选读诗篇《奉和晦日驾幸昆明池应制》诗:“法驾乘春转,神池象汉回。双星移旧石,孤月隐残灰。战鹢逢时去,恩鱼望幸来。山花缇骑绕,堤柳幔城开。思逸横汾唱,欢留宴镐杯。微臣雕朽质,羞睹豫章材。”

    “诗酬”趣论:本文之酬,定义取酬报、报答,引申义定格为应对、赠答。无论古今中外,许多场合都须应酬。以诗应酬者众多,其善者可留芳千古。挂榜“诗酬”,标榜难定,揭榜有意有缘。

 

    “诗酬”趣事:

 

    据宋朝陈岩肖《庚溪诗话》载,山谷黄鲁直《诗话》曰:“船如天上坐,人似镜中行。”“船如天上坐,鱼似镜中悬。”沈云卿之诗也。云卿得意于此,故屡用之。老杜“春水船如天上坐”,祖述佺期之语也,继之以“老年花似雾中看”,盖触类而长之也。”苕溪胡元任曰:“沈云卿之诗,源于王逸少《镜湖诗》所谓‘山阴路上行,如在镜中游’之句。然李太白《入青溪山》诗云:‘人行明镜中,鸟度屏风里。’虽有所袭,语益工也。”

 

    上文提到名句“船如(应为“人疑”)天上坐,鱼似镜中悬”,出自沈佺期《钓竿篇》:“朝日敛红烟,垂竿向绿川。人疑天上坐,鱼似镜中悬。避楫时惊透,猜钩每误牵。湍危不理辖,潭静欲留船。钓玉君徒尚,征金我未贤。为看芳饵下,贪得会无筌。”

 

    清朝翁方纲《石州诗话》载,沈、宋应制诸作,精丽不待言,而尤在运以流宕之气。此元自六朝风度变来,所以非后来试帖所能几及也。

 

    据清朝贺裳《载酒园诗话又编》录:长律至沈而工,较杜、宋实为严整。然唯“卢家少妇”篇首尾温丽,余亦中联警耳。结语多平熟,易开人浅率一路,若从此入手,恐不高。

 

    又录:古称沈为靡丽,今观之,乃见朴厚耳。------然朴厚自是初唐风气,不足矜,当取其厚中带动,朴而特警者。如《芳树》、《和赵麟台元志春情》、《叹狱中无燕》、《和元万顷临池玩月》,最其振拔。

贺裳推荐的诗歌如下。

 

    《芳树》:“何地早芳菲,宛在长门殿。夭桃色若绶,秾李光如练。啼鸟弄花疏,游蜂饮香遍。叹息春风起,飘零君不见。”

 

    《和杜麟台元志春情》:“嘉树满中园,氛氲罗秀色。不见仙山云,倚琴空太息。沉思若在梦,缄怨似无忆。青春坐南移,白日忽西匿。蛾眉返清镜,闺中不相识。”

 

    《同狱者叹狱中无燕》:“何许乘春燕,多知辨夏台。三时欲并尽,双影未尝来。食蕊嫌丛棘,衔泥怯死灰。不如黄雀语,能雪冶长猜。”

 

    《和元舍人万顷临池玩月戏为新体》:“春风摇碧树,秋雾卷丹台。复有相宜夕,池清月正开。玉流含吹动,金魄度云来。熠爚光如沸,翩翾景若摧。半环投积草,碎璧聚流杯。夜久平无焕,天晴皎未隤。镜将池作匣,珠以岸为胎。有美司言暇,高兴独悠哉。挥翰初难拟,飞名岂易陪。夜光殊在握,了了见沉灰。”

 

    明朝王世贞《艺苑卮言》载,五言至沈宋,始可称律。律为音律法律,天下无严于是者,知虚实平仄不得任情而度明矣。二君正是敌手。排律用韵称妥,事不傍引,情无牵合,当为最胜。摩诘似之,而才小不逮。少陵强力宏蓄,开阖排荡,然不无利钝。馀子纷纷,未易悉数也。

 

    沈佺期擅长应酬诗篇,特别是奉和、应制之作。入榜诗篇显示出他以诗作酬谢酬应的艺术才能。在古代文学史里,沈佺期与宋之问齐名。《新唐书》记载:“魏建安后迄江左,诗律屡变,至沈约、庾信,以音韵相婉附,属对精密。及佺期与宋之问,尤加靡丽,回忌声病,约句准篇,如锦绣成文。学者宗之,号为沈宋。语曰:苏李居前,沈宋比肩。”

 

    金蛋仔解读“沈宋比肩”含义之一,在初唐诗坛上,沈佺期和宋之问联手作出为诗歌发展的贡献,使近体诗、排律从构思、形象、音律、形式在技艺上有长足发展而趋向成熟。

 

    沈佺期七言律诗代表作,可读《古意呈呈补阙乔知之(一作古意,又作独不见)》:“卢家少妇郁金堂,海燕双栖玳瑁梁。九月寒砧催木叶,十年征戍忆辽阳。白狼河北音书断,丹凤城南秋夜长。谁谓含愁独不见,更教明月照流黄。”

 

    此篇标志唐朝七言诗律化达到成熟阶段。而七言绝句佳作可读沈佺期《邙山》:“北邙山上列坟茔,万古千秋对洛城。城中日夕歌钟起,山上唯闻松柏声。”

 

    金蛋仔读沈佺期诗歌,论及有艺术成就者,还是他的《杂诗》反战理念。战争给人民带来祸害比利益大得多。《杂诗》三首的第三首:“闻道黄龙戍,频年不解兵。可怜闺里月,长在汉家营。少妇今春意,良人昨夜情。谁能将旗鼓,一为取龙城。”

 

    金蛋仔读“微臣雕朽质,羞睹豫章材”,与宋之问以进取结局不同的是,沈应制以谦虚、退让收尾。以沈佺期为代表的“诗酬”,影响了唐朝官场写诗作诗的奇异风景,从此以后,整个唐朝朝野上下风靡诗歌的海洋,以诗作文,以诗说话,以诗交际,以诗酬答。

“明朝题汉柱,三署有光辉”、“忽枉琼瑶赠,长歌兰渚风”,沈佺期的“两酬”的结尾诗句给人一种向上、前进、光亮的愿景。

 

 

分享到:62.9K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【返回顶部